历史很难触摸真相,但史书中却永远不缺少谎言。记得有个政客曾经说过:“谎言重复一千次就变成真理。 ”我们都没少听过谎言,有的谎言已经被重复了成千上万次,不相信才怪呢。包括引号里这句话,很多人都相信这是戈培尔说的,但实际上是法国作家维克多·雨果写在《妄想症》里的,那下面还有一句:“但,那并不是谎言。”雨果去世十二年后,戈培尔才出生。这段看似绕口令的实事可能把大家都绕晕了,咱们接下来就用最简单的大白话来聊一聊明末清初的四大历史谎言,看看您相信了几个。

谎言一、张献忠立七杀碑屠川。据清朝和清后史学家说,张献忠是个刽子手,立了一块一块七杀碑,上面写着:“天生万物与人,人无一物与天”,接下来是七个杀气腾腾的“杀”字,但实际上张献忠是立了一块碑,但本意却是劝人向善教人学好的:“天生万物与人,人无一物与天,鬼神明明,自思自量。”这意思很明显:人在做,天在看,静坐常思己过,不负良心不愧天。

至于张献忠屠川,是明明白白记载在《明史·卷三百九·列传第一百九十七》里的:“(张献忠)将卒以杀人多少叙功次,共杀男女六万万有奇。”有人居然站出来说清朝人嘴里的六万万不是六亿,那不是眼瞎,而是心瞎,睁着眼睛说瞎话,因为清朝人自己歌功颂德的时候,总是说乾隆年间人丁繁盛打到几万万,难不成不是两三亿人口吗?可是不管怎么吹,清朝的人口巅峰,也没有五亿,而张献忠一支军队就在四川杀了六亿,看来他是把人当做啮齿动物来养了,养出来就杀掉,这样才能凑够六亿的数量。而事实上清军入川,足足打了二十年仗,难道是跟孤魂野鬼作战吗?“饱受张献忠蹂躏的川民”为什么不“箪食壶浆以迎王师”呢?清军为了进入四川,打了二十年,用的都是橡皮刀枪吗?这时候我们不能不佩服川军的战斗力,同时也不能不鄙视一下清朝史学家造假的水平实在是太差了。

谎言二、清军在扬州嘉定造孽。清朝史学家不太有脸皮,但是明末清初的将领们也比较没有良心。扬州和嘉定的三次和十天,真正在扬州操刀的,是被很多电视剧美化得英俊潇洒英明神武义薄云天的豫亲王多铎,也就是多尔衮的弟弟——关于扬州的那个专有名词已经不让说了,如果要是赞扬多铎多尔衮,倒是可以畅通无阻。而在嘉定操刀的,主将名叫李成栋,他带领的是“大顺军”和“前明军”改变成的清军。这位李成栋大有来头,他原本是大顺军闯王李自成的部下,顶头上司叫高杰。

高杰是李自成同乡亲信,亲信到可以托妻献子的程度。后来经纪人偷主母眼看就要东窗事发,高杰就带着李自成的夫人邢氏跑到明军去了,李成栋不知道有没有跟着揩油,也跟着高杰跑了。李成栋投降后“因功”被封为总兵,这位明军总兵后来又带着高洁的夫人邢氏一起投向了清军——当时高杰已经被明军总兵许定国谋杀。谋杀了高杰的明军总兵许定国,和陪着(官方的说法是“奉”)高杰的邢夫人的明军总兵李成栋,都投降了清军,李成栋还是当他的总兵官。清军多铎在扬州杀了十天,李成栋不甘人后,把嘉定的同族杀了三次。

谎言三、清廷剃发易服“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其实清军入关之初,为了高高在上区分哪些是“自己人”哪些是被征服者,是严禁汉人剃头的,多铎还曾张贴贴告示,训斥“擅自剃头”的前明官员。但是这时候有个历经天启崇祯两朝的饱学鸿儒、庶吉士、翰林院检讨、顺天乡试正考官孙之獬很执着地站了出来,不管你如何明令禁止,他就是要剃发易服。

当时八旗刚刚进关,也仿照明朝制度每天上朝,小孩子顺治坐在上面当摆设,下面却不是文东武西,而是多尔衮领着穿僵尸服的站在一边,峨冠博带纱帽带翅的前明降官降将站在另一边。孙之獬这个魏忠贤的铁粉不屑于跟汉官站在一起,就剃发易服站到多尔衮那一列去了,但是那帮穿着僵尸服的满官不干:“剃发易服,你也配?”连踢带打就把他轰了出来。头发剃了可不是三天两天就能长出来的,再回汉官行列也回不去了,于是给顺治,实际是给多尔衮上书:“如果不把汉官的头发剃了,最后就说不清是谁征服谁了!”多尔衮名为“多耳”,却不肯滚,而且只愿意听奉承话。一看孙之獬如此“忠心”,就下令全国剃发易服,并催生了一个新的行业——剃头匠。如果有人拒绝剃头,剃头匠就会向官府举报(影响收入了)。剃头挑子一头热,原本是馄饨担子一头热。

谎言四、大玉儿舍身劝降洪承畴。很多人都认为洪承畴当年其实是准备“以身殉国”的,但是后来吃人家的嘴短(皇太极之禁脔)。也感觉挺不好意思的,就卖身投靠了。其实那个大玉儿就是后来的孝庄太后、太皇太后,名字叫博尔济吉特·布木布泰,是蒙古科尔沁部贝勒博尔济吉特·布和的二女儿,这位清朝两位名女人之一(另一个是慈禧,甄嬛只是在电视剧里有名),到死也没学会汉语,就更不会自称什么“我孝庄”了。

不会说汉语的布木布泰想劝降只会说汉语的洪承畴,用最原始的手势也比划不明白,就更别提做深刻的思想工作了。而洪承畴当时的身份和地位,原本认为除了汉语都是“禽鸟之音”,也是不可能想过自己要当翻译官的。实际上要说洪承畴对崇祯有一星半点的忠诚,还不如说他对自己的乌纱帽或者顶戴花翎更忠诚——他惺惺作态,实际是待价而沽,等着皇太极亲自出面他好谈谈条件。在洪承畴看来,皇太极是“真命之主”,只要这个真命之主给他一点阳光,他就会笑得比谁都灿烂。

我们可以说,明末清初是盛产谎言的时代,那个时代的谎言流行程度,可以说是空前的——之所以四字成语说一半,是因为未来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当然,明末清初产生的的谎言不计其数,那么请问读者诸君,除了本文所列举的这关于多尔衮孝庄洪承畴张献忠和剃发易服的明末清初四大谎言,您曾经相信过几个呢?又有哪些谎言到今天还没有被戳穿呢?

首页时政